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媒體聚焦

全國政協委員、香江集團總裁翟美卿:

建議政府為鄉村學前教育買單

日期:2016.03.08 來源:南方都市報

    全國政協委員、香江集團總裁翟美卿。

    “錢積累到一定數字時,人生的價值可能是和錢沒有任何關系,而是跟你怎么回饋社會,怎么給這個社會做更大的貢獻來體現的。”全國政協委員、香江集團總裁翟美卿日前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說道。翟美卿今年提出的4份提案,涉及“留守兒童”、“養老問題”等社會熱點話題。

    其中,對于留守兒童的話題,是她履職4年多來持續關注的問題。除了身體力行建立慈善基金會幫助留守兒童外,在今年的“兩會”上,她進一步,并發動專業社會組織的力量,為留守兒童從小培養社會化能力創造良好的環境。

A

    關注留守兒童:

    把幼兒園開進鄉村

    南都:請問你這次帶來的提案都有哪些?

    翟美卿:這次帶來了4份提案,都是關于“留守兒童”、“養老”等社會熱點話題的。其中,我持續高度關注的是,如何為留守兒童構建立體保護模式。今年兩會上,我會進一步建議政府為鄉村學前教育買單,并注重發動專業社會組織的力量,為留守兒童從小培養社會化能力創造良好環境。

    南都:你在提案中重點關注到了留守兒童問題,為什么會關注這一問題?

    翟美卿:兒童是弱勢群體,全社會都對他們有保護愛護的責任。作為婦聯界別政協委員,我履職四年來,一直關注留守兒童的問題。今年我也帶來了《關于為留守兒童創造良好學前教育環境》的提案。我在當中就提出,長期以來對留守兒童已建立較完善物質保障體系,但在學前教育環節仍有缺失這一問題。

    南都:對于解決這一問題你有何具體建議?

    翟美卿:我建議政府為鄉村學前教育買單,比如以財政部牽頭,聯合教育部、民政部、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等多個部委,并注重發動專業社會組織的力量,為留守兒童創造良好學前教育環境。具體包括以下幾點:第一,重視學前教育,把幼兒園開進鄉村。可以在適齡兒童達到一定數量的村開辦幼兒園,早些年農村撤點并校留下的大量校舍可以繼續使用。幼兒園的重要功能是培養孩子的社交能力,留守兒童容易性格孤僻,注重早期培養,讓孩子更外向、培養彼此交往的信任感,可以對越來越突出的留守青少年暴力化、幫派化起到緩解作用。

    南都:嗯,兒童的情商教育要從小抓起,這甚至比學點知識和技能更為重要。

    翟美卿:對。第二個是政府應有兜底決心,為學前教育買單。當前國家財政性教育資金支出結構有待改善,過多流向高校,而幼教及基礎教育,特別是農村地區,投入更加不足,建議調整支出結構,為留守兒童爭取更多保障。第三是,培養專業社會組織,政府通過購買服務的方式充實鄉村學前教育軟環境。

    南都:你說到的那幾點都很有道理,另外,是不是也不能忽視家庭的陪伴?

    翟美卿:我提案中的第四點就是“創造條件,鼓勵家庭陪伴”。留守兒童最需要的畢竟還是雙親的陪伴,政府和社會可以提供幫助,但無法替代家庭的角色。建議勞動力流入地政府盡可能放寬對務工人員隨遷子女就學和進入幼兒園的限制,降低門檻,讓有經濟能力的父母將14歲以下的孩子帶在身邊就學和生活。有條件的地方可嘗試“返鄉支持計劃”,由社會組織整合力量,在父母一方返鄉后,提供就業創業扶助和技能培訓。

B

    關于慈善信托:

    把錢花到點子上

    南都:為了做這份提案,你都做了哪些調研和走訪工作?

    翟美卿:這份提案是我在長期公益實踐中摸索總結的成果。2005年,我們集團創立了香江社會救助基金會,我是創始人。這是中國第一個非公募慈善基金會,基金會每次的活動,都是一次調研和走訪。2014年,我們就花費400萬元,資助建立了50個社區兒童中心,利用這類留守兒童托管中心,政府出地,民間機構出錢,基金會出力幫助社會上的留守兒童。

    南都:那你當時怎么會想到做慈善基金會呢?怎么成為第一個的?

    翟美卿:我們在剛開始奮斗創業的時候,都是為了生活得好,但是等我們的錢積累到一定的數字時,我們人生的價值可能是和錢沒有任何的關系的,而是跟你怎么回饋社會,怎么給這個社會做更大的貢獻,來體現你的價值。那時候就想讓企業文化也能體現出這種理念,我們就成立了用企業名字命名的這個基金會———香江社會救助資金會。

    我們認為,企業以后的發展必須要服務于社會,把我們的文化跟慈善連在一起。每年把賺的錢放一部分到基金會里面,然后通過基金會做慈善事業。當時就是這樣想的,所以我們就一直在關注相關政策的出臺,然后馬上就去跟進,所以成為全國第一個,是001號。

    南都:你們的基金規模是多大?如何運營?

    翟美卿:我們基金會當時的注冊資金是5000萬元,我們現在要做慈善,都是通過基金會去捐贈的,現在已經捐贈了一個多億。而我們整個香江集團,多年來累計捐款有10多億元。法律規定,慈善基金會一年至少要捐贈注冊資金的8%,那你5000萬的8%,就是每年至少捐400萬,但我們一般都是超過的,然后再不斷地注入資金補充。

    南都:今年兩會的一項議程也是討論修改《慈善法》,引導社會資金更好地參與慈善。你覺得,如何才能讓慈善信托健康穩定地持續發展下去呢?

    翟美卿:其實做這個慈善信托,并不是基金會去做,而是要專業的金融機構這些部門去管理好這些錢,去增值,去發揮更大效益。而以前的基金會沒有這樣的一個渠道,希望今后要引入專業的金融機構進來。

    此外,做慈善信托基金,也要根據自己的能力,與自己的項目相匹配。對我們來說,每分錢都是賺得很辛苦的,不能亂用的,花出去的錢都要有效果,能幫助更多的人。你要把錢花到點子上,要有效率更有效果,可以讓基金會保持延續,也會讓更多的人更愿意去做慈善。慈善不是一時的,希望能夠長久持續。

C

    關注養老問題:

    醫養結合促產業發展

    南都:除此之外,你對養老問題也很關注,今年有2份提案都是與此相關的。你為什么對養老問題如此關注?

    翟美卿:據國家統計局2015年2月26日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底,我國老齡人口已達2.12億。全國老年辦預測,到2020年我國老年人口將達到2.48億,老年化水平達到17%,我國人口老年化正在加速。特別是“四、二、一”現代家庭結構的大量涌現,社會化養老已是大勢所趨。

    南都:傳統的養老方式是居家養老,也就是靠兒女贍養。社會化養老目前還在探索之中,你有什么想法?

    翟美卿:社會化養老的成功實施,醫療服務是關鍵因素。2013年,國務院印發了《關于促進健康服務業發展的若干意見》,其中就鼓勵醫療機構與養老機構加強合作,在養老服務中充分融入健康理念。但長期以來,我國養老機構內普遍醫療資源不足,養老機構內高素質的醫務人才也較匱乏。部分養老機構內通過設置門診、醫院提供醫療服務,但難以取得醫保報銷資格。多重原因,致使“醫養融合”的養老模式在我國推廣還存在不少困難。

    南都:對于解決這一困難,你有什么建議?

    翟美卿:解決社會化養老的醫療困局,需要政府在政策、制度、執行等方面的保障和支持。第一,要推進養老機構醫療條件的完善。建議政府對養老機構實施分類管理,對于規模較大的養老機構,鼓勵其內設醫療機構,在政策上加大扶持力度,優先審批、優先開放醫保定點資格,并給予相應的稅收、財政支持;對于規模較小的養老機構,由政府統一規劃,由地方醫院與其建立醫療服務協作關系。

    南都:你提到的小型養老機構如何與醫療機構展開合作呢?

    翟美卿:這也是我提案中建議的第二點,要推進公辦醫療機構與養老機構的合作。與一般公辦醫院側重于中期疾病診療不同,“醫養融合”的服務對象重點面向患有慢性病、易復發病、康復期的治療,重點進行疾病的上游健康管理、下游康復護理,雙方的服務定位存在明顯的差異。推進公辦醫療機構與養老機構內設醫院的合作,建議由政府牽頭,鼓勵養老機構與三級醫院建立合作機制。

    南都:有了機制之后,人才儲備也得跟上,我們國家在養老方面的人才梯隊建設得如何?

    翟美卿:對,這方面的人才還相當匱乏。建議一方面可以在醫學院校、職業技術學院開設針對老年護理的相關專業和課程,與養老機構建立服務實訓基地,為醫養融合模式培養后續人才;一方面,推進解決養老機構內醫務人才與公辦醫療機構待遇不等的現狀,將養老醫務人才納入公益性崗位范疇,鼓勵更多的人才投入到養老事業。

宁夏11选5-首页